段子今天产粮了吗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可点开↓)
空间随便日,被喜欢是我的荣幸
▲凹凸:安雷过激,其余随意
▲姜饼人:摇滚系我儿子,我系药草岳母(其他-🌸🎻🌸/🔥🌪️🔥/💿🍋/🍸🎩/🐧❄
▲JO5:草莓橘/茸米/茶布
▲D5:杰佣/摄殓(淡坑了,但是我永远喜欢伊索·卡尔)
▲おそ松さん:一十四过激,其余随意(淡坑了💦)
没有CP意味的组合请随意哟

Tomorrow will always be another day♡

【安雷】定格「篇一」

目录:「1」 「2」

#19岁安x因为某些原因从18岁变成9岁雷

第一章 · 从捡到你的那一刻开始

“喔哟,小安啊,今天还真是谢谢你了!”

孤儿院的院长笑容满面地拄着拐杖,慢慢地跟在青年的后面行走着,把他送出了有些老旧的铁门,随后将手中的糕点盒递到了他的手中:“拿去吧,一点小小的谢礼!”

“不,院长,这是我应该做的。”青年笑了笑,接过了老人手中的小盒子,礼貌地答谢道。老人拍了拍青年的肩,说:“多亏了你,我这个孤儿院才得以勉强支撑起来的呀!哦,对了,不要听那些人的闲言碎语,做你想做的事。”

青年沉默了一秒,笑容在那一瞬间有些消逝,不过他很快就点了点头,嘴角的弧度又重新扬了起来:“嗯,院长,您说的话,我都会牢记的。时间也不早了,听天气预报说晚上要下雨,您也赶快回去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他说完,便快步走出了大门,中途还回头向身后的老人招了招手。

“路上小心!”

老人发出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向笼罩在夕阳之下的青年道着别,也朝他挥了挥手。但是育碧之后老人并没有急着转身离开,而是一直目送着那个单薄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之上,眼中不知不觉露出了一丝惋惜与哀伤。

 

安迷修离开了郊区,回到了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车辆鸣笛的噪音不绝于耳,低头匆匆行走的路人在人行道之间穿梭着,朝着不可到达的目的地赶去。

今天的城市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

安迷修想着,拐过转角,走进了一家便利店。他的目光在货架的物品之间搜寻着,挑选了一些必需品之后,就走到了柜台那里结账。收银员小心翼翼地扫完了每个商品的条形码之后,拿出了一个像是pos机一样的东西,用稚嫩的声音怯生生地对安迷修说:“请……请把您的手掌放到支付机上完成支付。”

“嗯,好。”安迷修点了点头,随后把手轻轻搁在了扫描处上。

现在的这个时代,人类已经不需要用金钱去交换物品了。如果想买喜欢的东西,只需要在扣除自己身上的寿命就好了。比如你想买一包饼干,就需要花费掉你的十分钟寿命。当然你想买一套房子的话,就会扣掉你二三十年的生命,这栋房子就归你了。

省去了辛苦奋斗挣钱的过程,直接享受到结果。当这个方案被一个人提出的时候,几乎是人人叫好的。于是,创世神就依附人民的意见,更改了宇宙的法则——金钱成为了学校历史书和博物馆里的角色,现在,人类都是用寿命购买东西的。

这样的确也挺好的。

但在安迷修看来,这从中似乎少了些什么。

“哔”的一声,支付完成。安迷修本该就这样提走他的物品并离开超市的,但这次给他收银的小小少年有些不同,他是一个新来的。

“呀!哥哥的寿命只剩下三年了!”

安迷修提起购物袋的手停顿了一下,抬头一看,正好望见了那个少年盯着支付机惊愕的表情。“不、不可能的!哥哥看上去也就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定是支付机坏了!”少年惊慌地呼喊着,引来了安迷修身后不少等待结账的顾客的目光。

安迷修的眼眸暗了暗。

这些事,他本不想再次提起的。只是这次是个意外,给他结账的店员并不是这里的老店员,所以并不知道他的情况。身后的议论声虽然分贝很小,但偏偏却能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和以前的话言没什么两样,但是心中那份刺痛的感觉,还是一样的。

“不,没有坏。”他有些牵强地扯出了一丝笑容,示意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不要慌张,“我的寿命的确只剩下三年了。”“啊……什、什么?不可能吧?”少年颤抖着抬起头,不可置信得迎上安迷修的目光。直到注意到身后议论的人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对……对不起……”他小声地说。

“没关系。”安迷修故作风轻云淡地提起了白色的购物袋,“你继续忙吧,我回去了。”随后静静地走出了店门。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晚风轻轻地吹拂着,街道上的行人也稍微减少了一些。安迷修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被一个东西绊倒了,毫无防备地“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唔……什么鬼玩意……”

他从地面上爬起来,拾起掉落一旁的购物袋,转头想看看之前绊倒他的东西,可是由于光线太暗,他所能看到的只是黑乎乎的一团。他眯了眯眼睛,打开了手机的照明设施,当光照在一张闭着双眼的人脸之上后,安迷修吓了一跳。

这里为什么躺着一个人?

疑惑促使他再次拿起手机照了过去,发现在这脱离主干道的偏僻的街边确实躺着一个只有八九岁大的小孩。安迷修皱了皱眉头,探了探小孩的鼻息。还好,还是活的。

“大概是昏过去了吧?”他自语道,看着小孩有些犯了难,“手机也没有信号,这附近似乎也没有警察局……该怎么办……”

他不忍心把一个小孩就这样丢弃在路边,经过一番思索后,他把小孩轻轻地背了起来。“先带他回家吧。”他对自己说。

打开灯,漆黑的房间一下子被点亮。安迷修走进卧室,把小孩搁在了床上,开始检查他身上有没有受伤。还好,只是膝盖部分有些擦伤。帮他处理干净伤口后,夜已经很深了。再加上一天的劳累,安迷修就这样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翌日,安迷修醒来一抬头,就看见昨天晚上他捡到的小孩抓着被子瑟缩在床角,一脸惊恐地盯着他,露出凶狠的目光,就像对外敌充满戒备的狮子一样。

“你……你……你谁啊! ”

“我?”安迷修愣了一秒,之后笑了笑,“我叫安迷修,昨天晚上是我……”

“哇——”还未等安迷修说玩,小孩就张大了嘴,仰着头大叫道,“有人吗——救命啊,可耻啊,这里有个拐卖儿童犯啊——”

安迷修无语了一瞬,也只好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强行制止了他继续鬼叫,无奈地对他解释道:“别叫啦,我不是坏人!昨天晚上是我发现你被丢弃在路边的,我把你带回了我家是想暂时照看你一下,很快我就会帮你找回你的父母的啦!”

但是小孩依旧是一副不信的样子,毫不领情地甩开了安迷修的手,从床上跳下来随手抓起床头柜上的闹钟来准备砸下去:“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安迷修连忙上前想要阻止他的行为,于是一场卧室大战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你给我停下!很危险的喂! ”

“你这个无耻的人贩子!我要报警逮捕你! ”

你追,我赶;左扑,右闪。卧室一下子被这两个人闹腾得乱糟糟的,但毕竟一个八九岁大的熊孩子是斗不过一个十九岁的成年人的,于是很快的那个被安迷修捡回来的孩子就被安迷修成功压制在了床上。

“别闹了! ”

安迷修扣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按倒在床上,这样一来,既不会伤到他,又能限制住他的行动。但是他身下的那个孩子依旧在不放弃地挣扎着,于是两个人又在床上扭打了起来,但最终一个小屁孩还是斗不过一个成年人。

“你不是说你不是坏人吗!!! ”

“那你刚才为什么还一副想砸死我的样子?不这样我无法让你好好听我说话!”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们能不能换个姿势说话!!! ”

安迷修愣了愣,这才注意到那个孩子有些脸红的表情。他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便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从那个孩子的身上起来。

孩子也不再搞事了,他从床上坐起来,别扭地扭过脸,不再看向安迷修。安迷修在一旁思忖了半天怎么缓解气氛,最后也只问出了一句:“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瞥了一眼安迷修,说:“我……我叫雷狮。”

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尴尬沉默的境地。良久过后,雷狮才开口道:

“你……真的不是坏人吗?”

安迷修眨了眨眼,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是啊!你放心好了。 ”

雷狮这才把头转回来,瞪着安迷修的眼睛,直到确信里面没有半点说谎的意思后,才完全放松下来。“要不待会儿我把你送进警察局吧,警察叔叔们会把你送回父母身边的。”安迷修见终于从雷狮身上获取了来之不易的信任,便顺势提议道,“昨天太晚了,我带着你这么小的孩子四处乱跑也不安全。”

可是出乎意料的,雷狮目光一凝,猛地摇了摇头,一口否决了安迷修的话语:“不要!我可不要回到他们身边,呆在这儿挺好的。”

安迷修万分无奈:“可是……我不会照顾你啊。还有,你为什么不想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那有什么关系?”雷狮用看智障的眼神瞥了一眼安迷修,“我自己能管好自己,我需要的东西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付,你只要给我提供睡觉的地方就好了。”

安迷修忽然觉得雷狮的心理年龄和他的实际年龄不符,有着不属于孩子的稳重。可能只是错觉吧,又或者说他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的。

不过对于安迷修的另一个问题,他选择性地没有回答。他爬到床沿扯了扯安迷修的衣角,对他说:“附近的便利店在哪?”

……还真是个孩子啊。

自从这个叫“雷狮”的小孩突然闯入他的生活之后,接下来的日子里,安迷修做了很多事。他试图把雷狮送进他经常援助的孤儿院里,可是当他发现雷狮拥有着打架战无不胜并且对哪个同龄人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后,他放弃了这个可能性为零的想法。

安迷修也在一直了解雷狮,为了知道他最喜欢去哪,他带雷狮去了很多的地方。游乐场啊,公园啊,商业街啊,后来得出的答案是雷狮最喜欢去的地方是烧烤店……

与此同时,雷狮也在逐渐了解着安迷修。他知道安迷修信奉骑士道,喜欢帮助人,对女孩子特别友好,虽然绝大多数时候都会被嫌弃。每次看到安迷修吃了瘪,雷狮都会在一边幸灾乐祸地啃着烤串,嘲讽着安迷修的傻样。

不过,说实话,他还真是温柔啊。

语出雷狮的内心。

两个人经常拌嘴,最有趣的一次经历是,某次去游乐场,安迷修以小孩子都喜欢坐旋转木马为借口拖着雷狮去售票处买票。

“是你自己想坐吧?”

于是雷狮就一脸嫌弃地被安迷修拖上了游乐设施,硬生生地玩上了一轮。别人都是大人陪小孩,而他们看上去却像是小孩陪大人。

安迷修还发现雷狮的作息一点也不符合一个九岁的小孩,不熬到零点无论怎么死缠烂打就是不肯上床睡觉,第二天大清早却能一巴掌把自己拍醒,催自己起床带他出去浪。

不过,忙碌而又充实。

由于安迷修家里只有一张床,所以他和雷狮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也许是因为孩子天生就好动,几乎每天晚上雷狮都会在睡梦中无意间把安迷修踢下床去。为了能让肇事者睡觉时安分一点,被害人试了好多种方法,但最后都徒劳无功。安迷修也没有办法,也只得在每次被踢下床去的时候默默地爬回去。

渐渐的,一个月过去了,安迷修也逐渐习惯了他和雷狮之间诡异的相处模式。他忽然开始觉得,他的生活里多了雷狮这么一个存在,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甚至可以说是让生活多了一抹亮色,不再是以往单调的灰白,就像沉寂的夜空中忽然多了一颗明亮的星星一般。

不知怎么的,一股莫名的惶恐蔓延开来。

因为越是留恋,最后就会越放不下啊。

要知道,他只有三年了。

三年……能做什么呢。

TBC.

------------------------分割线------------------------

祝大家中秋快乐
好了我溜了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段子今天产粮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